八夜马

余尚谋

  姐姐出嫁的那年我才6岁,朦胧中记得有一大群人,牵着高头大马,马额上挽着大红绣球,带着许多许多花花绿绿的礼物来我家娶亲。

按我们南乡人的习惯,出嫁姑娘要置办上马宴席。姐姐要嫁的地方是一个遥远的大山那边,男方提前送来了喜书,载明了娶亲的吉日良辰和用相避相。喜事一约定,我们家便忙碌起来,首先是几位叔叔帮着请亲戚,婶婶、阿姨们点着油灯,夜里急着赶嫁妆,还有和姐姐相好的姊妹们也飞针走线,刺绣鸳鸯花枕头,花袜垫,以作添箱之用,四叔从二十华里外的衙下集买来一只大红油漆描金的嫁妆柜,母亲将一应归姐姐使用的大圆镜,木梳,篦子,抹脸香油,红头绳等等,统统装入柜中。

很快,姐姐出嫁的时候到了,那是腊月二十六日,天空中飘着洁白的雪花,一大早起来,父亲吩咐我和哥哥去扫雪,地上夜里落下的一层薄雪,上面有猫,狗跑过的梅花状足印。中午时分,娶亲的人马终于来了,几位婶婶端来一脸盆清水,手持扫帚尖,向前来娶亲的人们身上佛洒清水,以示扫去不吉之尘。小孩们急忙关上大门,从门缝里向媒人索要份钱,随着“呛啷啷”一阵响,一把五分,贰分,壹分的硬币,从门槛下撒了进来,孩子们嗷的一声,顾不了顶门,都争抢起钱子儿!在大伙的迎接下,取来的人被请到厅房炕上坐,接着便是大盘的撒子,油饼和肉菜,吃完后双方亲家抓盅奠酒行规程,姐姐,姐夫向几位叔叔和舅舅磕头,长辈们都给了数量不一的赏钱。

外祖父是当地有名的厨师,为了外孙女出嫁,他亲自掌勺,拿手是什么红烧肉,炖全鸡,八宝米饭等等,传统八大碗,样样精致,令赴席者啧啧称赞!

上马宴席一结束,媒人就开始统计送亲的人数,必须凑够八桌席,就是八八六十四人,在我们南乡从远古的时候传下来一种婚俗,姑娘出嫁时必须在晚上,由娘家人组织亲朋,党眷去护送,送亲的队伍中有八席头,、八戊头,有送女客,统称“八夜马”。

近年研究地方民俗文史资料,才知道临洮南部过去是氐、藏民族生活之地,民俗中有着原始传统的少数民族婚俗,郎抢婚。山寨之间,白天发生多起抢亲事件,为了防止抢亲,个村庄人家姑娘出嫁,都邀请武艺高强,能说会道,酒量特大的人,组成浩浩荡荡的送亲队伍,“把戊头”一般由姑娘的叔叔或舅舅担任。

我第一次作为“八夜马”的成员,护送姐姐出嫁,在鞭炮噼里啪啦作响的子夜,姐姐被扶上一匹高头大马,我受到特殊优待,搂住姐姐骑在马后边,在星光下踏着白雪    出了大门,呜、呜姐姐惜别的哭声一路传了很远,很远......

翻了一座山,又过了一道湾,迷迷糊糊不知走了多少路程,天亮时,我们来到一个叫丁家沟的小山村,只见一户人家门前贴着鲜红的对联,朦胧夜色中晃动着许多忙碌的人影!“呛啷啷”清脆的马铃声,触动了忙碌的人群,随即一声“接八夜马”的高喊,火堆熊熊燃烧起来,鞭炮激烈的叭叭作响起来,惊起大树上几只夜宿的喜鹊喳喳欢唱起来!

门前已设立了香案,四叔作为八席头,走在前奠酒,翻肉  两亲家抓盅。然后,马头朝东,面向喜神方向,由两位用相人将姐姐扶下马,迎入新房。来送亲的“八夜马”们,分别被安排在厅房、厢房和新媳妇房中,每个桌上都有一名值客侍候。值客都是庄里精选的人物,个个能说会道,提茶倒水,极尽殷情。

稍事片刻后,总管宣布开席,漫碟漫碗的鸡肉呀,羊肉啦,川流不息,盆、碗的碰撞声,嘴巴的叭哒声不绝于耳,组成一曲波浪起伏的交响曲,几个自称拳高量大的“八夜马”早已面红耳赤,头重脚轻。

天边露出鱼肚白,下马宴席(吃八席)结束了,临出门男方又摆上了拦门酒,一条长桌横在当门,几只吓人的大杯斟满了酒,谁要出门,请先喝干三大杯,才能放行,大多数“八夜马”被热情的值客招待得酒足饭饱,没有一人再敢上前饮拦门酒,双方互相激将,对峙半天,只有平时滴酒不沾的四叔,站出来代表“八夜马”,咕咚、咕咚饮下了三大杯拦门酒,才为大伙解了围。

姐姐出嫁已经三十多年了,她已经儿女双全,年过半百,但姐姐出嫁我当“八夜马”的情景至今历历在目,终生难忘!


文章分类: 人大艺苑